《庆余年》热播 男频剧真的爆了吗?_观众
原标题:《庆余年》热播 男频剧真的爆了吗? 搜狐娱乐专稿(Exception/文)进入年末,影视剧市场忽然迎来了男频剧的霸屏,目前正在播出的《庆余年》、《剑王朝》和《鹤唳华亭》都是大男主剧,口碑和人气都看上去很美。所以,男频剧真的迎来了春天?真的可以与爆款女频剧《延禧攻略》、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一较高下了?在整理了各种数据,和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之后,我们不得不说,男频剧想要火出圈,仍旧任重而道远。 从《择天记》到《庆余年》,男频剧想出圈太难了 《庆余年》、《剑王朝》和《鹤唳华亭》这三部正在播出的大男主剧,口碑和人气都还算理想。尤其是《庆余年》,网友和公众号都在夸,播放量也很漂亮,很多人都觉得,男频剧似乎翻身了。 但这个结论似乎下得有些太早了。从剧集播放量的角度来说,截止至12月21日,《庆余年》上线26天,最高日播放量是2.44亿,累积播放量是32.22亿,这个数据作为男频剧已经是相当不错了。但我们来看看作为大女主剧、且同样是网播剧的《延禧攻略》,上线第26天时,最高播放量是6.5亿,累积播放量是58.5亿,这个差距不可谓不小。而且,《延禧攻略》播出时,可以说是全民热议,《庆余年》要达到《延禧攻略》的水平,估计有些困难。 近几年来,我们不难发现,除了《琅琊榜》之外,每年能够爆火的网络小说改编剧几乎都是女性向的——2015年的《花千骨》、《太子妃升职记》,2016年的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、《欢乐颂》,2017年的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、《大唐荣耀》,2018年的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,2019年的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。 而由男频大IP改编的影视剧不是扑街,就是反响平平。《青云志》、《择天记》、《海上牧云记》、《武动乾坤》、《斗破苍穹》、《天盛长歌》、《九州缥缈录》,基本都是超豪华阵容,播出之前备受期待,播出之后让粉丝心碎一地。《将夜》、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、《大宋少年志》、《夜天子》和目前播出的这四部剧算是口碑比较好的男频剧了,但从热度上来说,仍旧斗不过女频剧。去年的《镇魂》和今年的《陈情令》虽然大火了,但其实这两部剧并不算是男频剧,只能算是耽改剧。 男频剧又复杂又中二 女观众不爱男观众更不爱 同样是大IP改编剧,男频剧为什么就是斗不过女频剧? 曾参与过某部男频剧制作的制片人王女士表示,女频剧的核心其实很简单,无非是爱情、甜虐,顶多再加个宫斗。这样的故事相对来说,更容易讲圆,而且对于女性观众来说,也很容易产生共情。更何况女性观众贡献了大部分剧集的收视率和播放量,她们也更愿意分享和传播自己喜欢的内容,“得女性观众者得天下”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女性向的剧集普遍比男性向的火。 反观男频剧,它的故事核心是成功学——成长、升级打怪、逆袭,然后再加上权谋、修仙、爱情等副线。这种相对复杂的故事线,对于女性观众来说,本身就更容易劝退。且女性观众对于这种男性膜拜的成功学,兴趣也并不是很大。 更何况目前已经播出的男频剧,几乎没有一部可以把这些复杂的元素融合得像个模样。就比如《武动乾坤》播出之后,就被网友吐槽,“为了尽快铺垫世界观,集结剧中人物,各种人物转场、情节转折都拍摄得特别生硬,且毫无章法,一条故事线还没讲完就开始讲下一条”,播了三四集,观众还不清楚它主要想表达什么,自然想弃剧。 另一方面,某资深电视人X女士表示,男频小说的受众多为男性,但一些制作方一开始的方向就没有把握好,既想笼络男性观众,又想讨好女性观众,于是加入了流量鲜肉,甜虐等各种元素,最后导致出来的作品不伦不类。 就像《择天记》播出之后,被网友吐槽“男主拿了女主人设”,“像百合剧”,“全篇在讲安能辨我是雄雌”。这样的作品既吸引不了女性观众,对于男性观众来说,更是太过幼稚和腻歪,可以说是两边不讨好。 男频IP改编:格局太大难说清 爽文影视化bug多 其实说到底,男频IP改编剧难以出圈,还是因为相对于女频IP来说,它改编的难度要大得多。 编剧徐女士表示,男频小说动辄几百万字,人物众多,故事线复杂,且呈现出了一个巨大的世界观,看小说时会觉得这样的故事格局无比宏伟壮观。但影视化时,创作者们显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去把故事说明白,总会用填鸭式地向观众硬灌各种知识点,并且还喜欢故作深沉,演半天演不到重点,往往让观众云里雾里。 拿《海上牧云记》举个例子,看预告时,观众都对它恢弘的制作和奇异的世界观充满着期待。但当剧集播出之后,我们发现这部剧很显然不知道如何提炼出重点,凸显宏大格局的方式不过是呈现各种风景,各种长镜头,然后每个角色说着中二的台词,剧情进展极为缓慢,有网友吐槽道,“一百万字的剧本,电视剧讲完估计得花两百集。” 《剑王朝》和《鹤唳华亭》也有着相同的毛病。《剑王朝》被网友吐槽“一开篇就是各种慢镜头,完全不注重叙事”。《鹤唳华亭》也被指“故弄玄虚,为了反转而反转”。总之,男频剧总是想把自己打造得特别高级、有逼格,最后不过贻笑大方。 另一方面,编剧B女士在编写某男频剧剧本的时候发现,剧里主角的戏份特别集中,除了主角之外,其他的大多都是工具人,没有个性,只负责推动剧情。在B女士看来,当其他角色都处于工具人的状态时,主角的所有行动看起来就没有什么剧情感,更像是游戏里闯关完成任务,让人很难有情感共鸣。 并且,男频小说的爽点在于男主不断落难又不断变强的过程。但问题是,你用文字去描写男主多强多厉害,这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,读者也会看得很爽。然而,当你将这些情节影视化后,一切就会显得很干瘪,甚至有些不合逻辑。 比如《庆余年》,这部剧的卖点是搞笑和权谋,但说到权谋,实在有些小儿科。有网友吐槽称,男主范闲小时候在老师手里得到了一块鉴查院提司的腰牌,于是长大之后就自动获得了鉴查院提司这一官职,真的就好比在游戏里做任务得奖励一样,“没有丝毫逻辑可言,完全经不起推敲。” 《夜天子》的编剧也曾在采访中说过,“书的内容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呈现,靠宏大的想象力,靠高同质化情节反复奇遇反复打脸,写的跟玩游戏一个模样儿,过度意淫不讲逻辑,但这些对于影视剧作品来说,都是死穴。” 其实,无论是古早的《仙剑奇侠传》,还是近些时间的《琅琊榜》,这两部大男主剧之所以能够成功,是因为一方面,它们很好地掌握了说故事的节奏,不啰啰嗦嗦,不无病呻吟,有十分清晰的故事线,另一方面就是注重人物,以及人物之间的情感互动,有人性,让观众很容易产生共鸣。但遗憾的是,现在的男频剧,基本很难做到这两点。 其实创作者不如放下所谓男频IP的架子,也不必执着于用权谋、宏大世界观等看似新奇的元素去吸引观众,观众在乎的不是这些,而是剧情是否饱满,是否给人带来感同身受的体验。男频IP和女频IP其实不分贵贱,最重要的还是要扎扎实实地去讲好一个故事,这才是做剧的根本所在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